第九百零九章 包小姐

翌日。

美利奸新乡市的川普大厦,收到了一个奇怪的包裹。

已经被提前叮嘱过的伊万卡亲自将包裹里的东西带到了白房子——虽然有层层别有用心的安检,但最关键的物品还是躲过了搜查。

阿川的硅胶长女从精巧的钱包中取出了一张卡片。

“这件东西凭空出现……就发生在我们面前,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场面,在震撼的音乐中,它散发着光芒,出现在虚空之中,然后落下。”

伊万卡将手中材质低劣的卡片递给了阿川:“在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应该就是您说的那件东西。”

阿川小心翼翼地接过,一眼就看到卡片上的图案。

“中文,以及漂亮的中国小妞。”

他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卡片,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中文,印着几位巧笑嫣然的美人,还有一串数字:“……这是电话号码吗?”

“也许是,但我试着拨打,是空号。”

伊万卡肃然道:“父亲,我学过中文,所以可疑辨认出,这东西……这应该是某位女士的名片。”

一秒记住https://m.vipkanshu.com

阿川挑眉道:“谁的名片?叫什么名字?”

“没有写名字。”

“那这三个中文的意思是?”

“指的是一位姓‘包’的未婚女士。”

大统领摸着下巴:“姓包……康德身边有这种姓氏的女士吗?”

伊万卡摇头道:“不知道,父亲,事关重大,我也不敢给懂中文的人看,只是自行搜索和查阅……这三个汉字组合起来,就是一位姓包的未婚女士,翻译一下,就是Miss-Bao。”

阿川静静地沉吟了片刻,然后给了大女儿一个拥抱,摆手道:“好,很好,我的姑娘,你做得很好……现在,去休息一下吧。”

他想了想,补充道:“如果有人问你带来了什么……如果无法抵抗和拒绝,那就直言相告,然后问题就可以回到我这边来,你懂吗?”

伊万卡神色微变,低声道:“父亲,一切都正常吗?”

川普望着自己的大女儿——他最看重的孩子,远胜于其他孩子的长女,看着她下意识展露、但也在死死压抑的不安和恐惧,心中微叹。

他相信这是个很棒的好孩子,尤其在对比的情况下……对比连环杀人狂希【哔——】里老毒妇的废柴女儿,对比老逼登那个在乌克兰都不中用的白痴儿子,伊万卡实在是好上太多了。

但他知道,伊万卡其实还不够好。

她始终都是在自己庇护下成长的小女孩儿,从未自己打拼过,没有真正品尝过失败的味道,遇到真正的挑战时就会露出怯意。

而且并不十分聪明。

阿川永远不会忘记伊万卡做过的事情——那一年她九岁,因为零花钱受管束的问题,想要自己做些小生意来赚钱。她想卖一些柠檬汽水,却生意惨淡,于是想了一个方法来扭转局面……她将这些汽水以极高的价格卖给了自家的保镖、司机和佣人,并获得了那些雇员们口袋里的所有的钱。

当时得知这事始末的阿川,其实是很高兴的。

因为能够利用自身的资源、优势、地位和身份从穷人那里攫取更多的利益,绝不是一件坏事,而是一个资本家的基本素养。

但这么做是一回事。

而在自己的个人传记里将这事儿洋洋自得地写出来,并以此作为例证、标榜自己的经商头脑,那就他妈是另一回事了。

一念及此,阿川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妈的。

为什么区区一个月薪几千美元、私房钱约九百刀、用受美帝官方资助建立的科学上网软件翻出去阅览成年网站、在推特给肉铺的女士们高强度点赞、在数个成年网站使用信用卡办理年度会员、观影偏好为三四十岁已婚妇女的中年拆那工程佬……

——能够生出康德那样的儿子!?

我儿子要是这么厉害,我能是现在这副迪奥样?

想到这里,大统领不禁叹出一口气。

他成为大统领,遭遇来自各方的压力和攻讦,可他的家族,他的血脉,无法为他提供什么助力,甚至在危机之际,还要由他来自行承担一切。

“没事的,甜心,没事的。”他抱了抱自己的女儿,“我会保护你,我会保护你们……一如既往的,还有,做好准备。”

他理了一下女儿的头发:“让阿拉贝拉她们学中文,总归是有作用的……做好准备,伊万卡,做好动身前往中国的准备。”

目送女儿动摇的身影离开,阿川收回目光。

他凝视着手中的卡片。

“包小姐……”

他沉思片刻,便想到了中国的第一颗原子弹……代号为“邱小姐”。

之所以立刻想到这个,是因为这事儿阿川很熟悉。

关于拆那的第一枚原子弹的事儿,他简直是太熟了。

拆那的大炸炸要是早爆十年,整个川普家族都要被麦卡锡点草到死。

“包小姐……”

他又重复了一次这个名字……康德身边,确实没有任何姓包的女人。而且这串看起来像是手机号码的数字,也是一个空号。

川普寻思了一番,联想到了邱小姐的往事。

“莫非……”他沉吟道,“这是我的代号?”

他懂了,他又懂了。

毕竟他已经火线加入了组织,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隐秘战线的战士,有一个秘密代号,也是很合理的事情。

联想到拆那第一颗核武器的代号就是“邱小姐”,总比什么小崽子啊死肥宅啊好听多了,由此可见,“某小姐”这个代号代表的是石破天惊般的强大,在中国的代号命名体系中有着神圣的地位,他阿川占了一个包,虽说是小姐,但也完全没什么所谓,很荣幸呀——啊,神秘的东方!

大统领阿川欣然点头。

如果我料想不错,那这个代号,我就接受了。

回忆着康德先前的叮嘱和告知,阿川将桌面清空,然后将这张写着他代号的卡片,郑重地放在了办公桌上。

如果这卡片有灵智,那一定要感叹一句自己何德何能。

而订制和印刷这卡片的人,便是打破脑袋也绝不会想到,这玩意儿最终会出现在什么叼人的办公桌上。

阿川找来一把猎刀,轻轻地割破了自己的拇指。

根据康德先前的指示和叮嘱,将一滴血滴在了这卡片上。

下一刻,嗡嗡的低鸣声响起,卡片微微震荡,绽放出紫色的毫光。

阿川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然后睁大眼睛紧盯,他看到灿烂的光束从卡片中绽放,在虚空中交错,构筑成一个箱子的轮廓。

光影浓烈,无形的门户洞开,空间折叠,物质又虚转实。

直至光芒敛去。

办公桌上的光影,被巨大的实体所取代。

一个四四方方的箱子的……轮廓。

之所以是轮廓,是因为这看起来像箱子的正方体,被一件土得掉渣的灰绿色蛇皮袋给严严实实地套住。

“what-the……”

阿川心知有异,试探性地将手放在袋子上。

下一刻,封牢的蛇皮袋口自行松开,滑落,露出了里面的棕色纸箱,一股在农村的尘埃中封印数年的发霉的味道扑面而来。

上面同样写着三个笔走龙蛇的红色大字。

阿川用手机拍下来,试着搜索了一下。

“红富士……”他看着谷歌给出的答案,“……这是苹果?”

大统领还没来得及以圣经的文化基底猜测这苹果的深意,便听到了机械般的通告音,纸箱上放着一个小灵通:“唐纳德-川普!”

是康德的声音。

不知道康德是否能看到这边,阿川索性做全套,立正敬礼:“康德同志!共和国隐秘战线特工,代号包小姐,向你报道!”

噗的一声,话筒里传来了剧烈的咳嗽声。

“什么?”拆那boy显然极为惊讶,“代号什么?”

嗯?

阿川心中生疑,但还没说什么,便听康德恍然道:“哦哦哦哦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阿川,不,包小姐,这就是你的代号!”

显然,在“很快明白了一切”这件事上,康德与阿川不相上下。

不给阿川以任何疑惑和询问的机会,康德继续说道:“阿川同志,为了保护你的个人安全,使你能够在战斗岗位上更好地为共和国的利益而战,组织现决定发放给你个人防护装备若干,都具有极为神奇的功能,能让你在危险时刻拥有自我保护的力量……希望你能痛击万恶的美帝国主义走狗!”

阿川这两日可没闲着,立刻接上话:“放心,康德同志,我一定发扬作风、艰苦奋斗,为了解放全人类的事业,打倒一切美帝反动派!”

“好,很有精神!”

康德赞了一句,那小灵通浮空而起,而后,那纸箱便自行打开。

“这蛇皮袋和纸板箱,也非凡物,俱是异宝,不要丢了。”

他对阿川说道:“这袋子唤作‘小巷的制裁’,能够在一定范围内自动索敌,套在敌人头上,对方便要受到朦胧术、昏睡术等一系列精神遮蔽攻袭,变得天昏地暗、不知西东,任你如何痛殴,也无法反抗。”

“这纸箱,叫做‘小岛的怜悯’,套在你自己身上,就能最大限度遮蔽自己的气息、以幻术迷惑敌人,任由敌人在你身边经过,也发现不了。”

阿川闻言,啧啧称奇:“峨眉贼鹰——”

他上前两步,看向箱中,顿时一愣。

“这……”

他看到了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黑色衣服,看起来却不是西装。

这套服装上面,郑重其事地放着一枚红色的胸针,那是一个人的头像……一个在那个时代的全球闪耀光辉、让阿川记忆深刻的中国人。

除此之外,他还看到了许多奇怪而不搭调的东西。

他看到了一个仿佛从某个建筑工地里拿来的砖头,一个折起来的凳子,一把不晓得从哪个军事博物馆里拿出来的毛瑟军用手枪,一件紧身背心,一本书……各式各样奇怪的东西,整整齐齐地排在这大箱子里。

这都是些什么?

“我会向你一一讲解它们的功用,每一件都是威力强大的附……我是说赤色神兵,运用得当的话,即使是美利奸的超凡者亲自出手,也伤害不了你。”

阿川露出了惊喜交加的神色:“really?”

“真的,真的不能再真。”康德沉声道,“但阿川同志,这里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恐怕,现在的你难以使用这些装备。”

“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使用这些赤色神兵,需要坚定的唯物主义立场和红色信仰,而阿川同志,恕我直言……”

康德同志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看你这个小同志啊,身体上加入了组织,可思想上却没有加入组织,这样不好。”

这他妈不是废话吗。

要不是那些王八蛋想要向我下手,我吃饱了撑的去投共。

话虽如此,但却不可说出,形势比人强,阿川只能低眉顺眼道:“哦,康德,我亲爱的同志,原谅我立场不坚定、一时难以转换,我毕竟已经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请你告诉我们,我该怎样取得马克思的认同?”

“你的思修课只能等回国之后再补了。”

康德一本正经道:“现在的话,权宜之计,只能走潜移默化的路线,用纯粹的热情来补足思想上的不足……所以,唱歌吧阿川同志!”

仿佛回应他这句话,箱中嗡嗡震动,一枚小巧的mp3悬浮出来,两条耳机线如鱿鱼须般灵活游走,康德的低语在耳边轻响。

“每一种装备,都对应一首红歌,想要驱动这些赤色神兵作战,就需要掌握对应的歌曲,使用歌力来作战!之前让你唱的歌,就是其中一首……”

拆那boy的语气正直而纯良。

盗火者会有什么坏心眼呢。

——怎么会没有啊混蛋!

阿川就算再不懂超凡者的领域,也猜到康德是在逗弄他了——就像之前让他唱的那首歌,他去网上查了歌词,结果气了个倒仰。

他唐纳德-川普,堂堂亿万富翁、花花公子,美利奸大统领,居然要沦落到去唱拆那的意识形态浓郁的红色曲目!

这能忍吗!?

——能。

阿川没有任何异议,答复康德说:“我明白了,康德同志,我将以最快的速度掌握使用这些装备的方法,希望他确实像你说的那么有用。”

康德微笑回答:“放心,包小姐,你完全可以指望它们帮你度过任何危险——假使情势超过了它们所能应付的上限,我也会立刻来救你!”

这就是阿川想要的承诺。

地球最强超能力者所承诺的保护,比什么都管用。

“那我就放心了。”阿川说道,“但愿我没有用得上它们的机会。”

“即使如此,也要熟悉它们。”康德告诉阿川,“这些装备里,背心和胸章之类,你可以贴身穿着佩戴。其他的就都放回箱子,用卡片来收纳。需要使用的时候,你只需要拿出卡片、念动咒语,装备就会直接投送到你身边。”

“好的。”

“这些装备,只能由你来使用,也只有你可以使用。不要交给任何人,也不要让除敌人之外的任何人拿到它们——”

——否则那些人就要直观地明白木星这种比地球沉三百多倍的行星都要围着太阳转圈圈的原因了。

“我明白,康德同志。”阿川立刻说道,“我懂规矩,我也始终记得我向你求助的原因,而我也明确地知道,那些威胁我的人所威胁的、要对我做的事情,你也一定做得到,可能做的比他们更好。”

“是的,阿川,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通讯结束。

阿川拿着那张“包小姐”的卡片,望着眼前的纸箱,沉默不语。

“妈的。”

他忍不住骂了一句。

大统领是一定要继续做的。

否则就算是被带到了拆那,也不过是笼中的鸟儿和被利用的情报器。

说是要投共,其实也只是要利用康德的威势和震慑、来与那些人对峙,以最大程度保住自己的生命、家产和家人。

所以,结果如何,还不一定呢。

康德,拆那,驴党,寄生虫们,我们走着瞧。

阿川听着MP3里的说明和讲解,一脸的不甘变成了微妙。

根据康德的留言,他已经能想象到,自己遇到危险时全副披挂唱着歌、火力全开的形象了……简直是美利奸史上最大最绝望的事件。

这拆那boy的恶趣味实在是难以想象。

不过,只是单纯的恶趣味,他是能够接受的。

但……

“但愿吧。”他无奈地小声道,“但愿我永远没机会使用它们……”

这样说着,他挥动卡片,按照康德的说明,念动咒语。

唐纳德-川普大统领用标准的中文堂堂正正喊出那五个字。

“为人民服务!”

话音刚落,卡片亮起毫光,随即,被蛇皮袋裹住半边的箱子化作奔流的光线,由实转虚,在闪烁的相位门中消失无踪。

“谢特。”

阿川晃了晃手中的卡片:“还挺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