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校场阅兵,披甲百万

第三天。

骊山校场。

嬴政审阅大军。

这些将士都是参与征伐六国的锐士,一个个骁勇善战。

此刻校场之上,数万将士形成一块一块地方阵。

中间的将台高耸,上有祭鼎端放,两侧战鼓悬挂,一个个精壮大汉手握鼓槌,气势恢宏。

而在前方接受审阅的大秦锐士则笔直站立,鸦雀无声。

这些锐士按照分工、兵种不同,形成方阵。

有持长戈地锐士,有背负弩箭的,还有一辆辆战车,战车两侧的车轮还有长刺,让人无法靠近,每量战车站三人,中间的人驾驭双马,一侧的人用弩,一侧的人持长戈,分工有序。

除此以外还有负责攻城、驾梯以及携带器具撞门的士卒以及他们的战争工具。

最后还有四支特殊的方阵。

黑铁甲军是第一支,他们以黑色铁甲包裹,带有铁甲面罩,这是秦国的常备军之一,由屠睢、任嚣统领。

再往后是平阳重甲兵。

全身着黑铁重甲,一个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平阳重甲兵是王龁按照昔日魏武卒所打造,不过王龁为李牧所败而身亡,这支大军当初也折损不少。

如今由猛将羌瘣与辛胜统辖,羌瘣修炼的是披甲门的功夫,一身硬功可与姬无夜相比。

然后便是‘百战穿甲兵’,这是帝国精锐,由王翦亲自训练出来,随王翦伐楚,立下了无数战功,素有“百战穿甲,无往不利”的美誉。

他们身披银色铠甲,脸上带着虎形面具,并且都配备了公输家最新研发的连弩,擅长远程攻击。

而站在阵前接受审阅的则是王贲。

这些人都是经历过战场搏杀的,一个个气势骇人,即便是当空烈日,但此刻也感受不到丝毫灼热,反而透露着一股彻骨冷肃。

再往后则是‘黄金火骑兵’,与王翦的‘百战穿甲兵’齐名,都是帝国精锐,清一色的红色盔甲,如同烈焰一般。

这支军队从蒙骜开始训练的精锐骑兵,是蒙氏一族的嫡系卫队,当年还曾随武安君白起虐杀六国,以素质和行动的迅速性著称,主将受制阵型依旧不乱,加之精良的顶尖配备,与精挑细选的战马,善火攻,故称为“黄金火骑兵”。

当年随白起征战,便大多承担攻击敌人心脏的致命攻击任务,在灭六国的战争中也同样如此,与燕国部队交战,使燕国部队全军覆没,灭楚杀楚军主帅项燕,俘虏楚王、燕王等等,都是这支部队所完成。

现在站在阵前接受审阅的则是蒙恬。

最后一支的数量则并不多。

同样是骑兵,身着龙虎盔甲,因此称为龙虎骑兵。

这支骑兵数量少,但却都是从整个帝国的精锐之中挑选而出的,乃嬴政的御卫军,只需三百人,即便是当世顶尖高手被围困,也难以脱逃。

现在站在阵前的则是李信。

其实还有一支铁鹰锐士,不过与影密卫早已合并,一者光明正大贴身保护嬴政,一者则隐藏在暗中保护,是嬴政的贴身侍卫,由章邯统领,并未露面。

除此以外,在最外围,还有不少赶到的咸阳百姓前来观礼。

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不少江湖中人,六国失去权势的旧贵族、官僚子弟。

“始皇帝驾到!”

伴随着一道高昂地声音响彻校场。

随即马蹄之声由远而近。

但见一辆由六匹骏马拉动的撵车缓缓踏入校场。

嬴政坐在舆车之上,在他身后两侧则是王翦与尉缭骑着战马,一者是秦国的大将军,真正统军作战之人,灭山东六国的最大功臣,一者在后负责制定战略,都是军事大才,也是秦国所有将领之中,官职最高的。

但此刻两人都不约而同的跟在后面,让自己隐藏在嬴政的身后,显得不引人瞩目。

嬴政穿着玄色冕服,不过却并未戴皇冠,显得更加干练。

而在道路两侧还有锐士持戈守护,再外围便是数万前来观礼的咸阳臣民。

可谓人人头蜂拥,一望无际。

见到嬴政的马车到来,立即都低下头,但眼角余光却是忍不住打量着这位扫平六国,一统天下,雄才伟略的皇帝。

这是当今天下最尊贵的人,也是最强大的人。

“这就是始皇帝啊!”

人群之中,不时有人发出惊叹。

“我皇如此年轻……”

“始皇帝万年!”

“哼!嬴政!”

有人敬仰、敬畏、崇拜,但也有人的目光深处隐藏着仇恨,心中发出冷哼。

嬴政灭六国,让多少食肉者失去了过往的优待与权柄。

而且诸多富户、公卿都被迁至咸阳居住,让他们处处受制。

秦法严苛,更让那些肆意妄为的游侠,巧取豪夺的豪强都不得不遵守法制,不敢乱来,无法鱼肉乡里。

秦法是悬在每一个人头顶的利剑,不管是公卿大夫还是游侠豪强亦或普通黔首,都一视同仁。

这样的法,自是让昔日享受着特权的人而不满。

这其中尤以楚国最盛。

魏国是最先变法的,因此有根基,有过公平,即便后来衰败,但也是维持了一定的平衡;韩国也是变法的,也有了一定的公平,公卿大夫犯罪虽不致死,但也将受到惩罚,特权优待也被削减。

但是唯有楚国变法失败,贵族得利者卷土重来,继续享受特权,因此楚国被灭,他们最是痛心,最恨秦国,最恨嬴政。

因为他们将受到秦法的监督,再也不能向从前一样专横跋扈,享受供奉,压榨百姓。

因此现在有多少人敬畏嬴政,就有多少人仇恨嬴政。

恨不得食其肉!

不过他们如今也只能将心底的恨意压制,不敢露出分毫,更不敢在这里生乱。

这里是咸阳,是秦国都城。

这里是骊山大营,有着刚刚灭了六国大秦最精锐的战士。

谁敢生乱,顷刻便死。

因此即便是农家之流也只能低调,表露出敬畏,甚至跪地迎接秦王的到来。

看着马车上威严之人,人群中一个略写浪荡的青年忍不住抬起头扫了一眼,低声感慨:“大丈夫当如是也!”

不过他刚说完便被身旁的人拉了一下,然后立即住口。

……

“大秦的将士们!”

嬴政走上将台,面对下方黑压压的士卒,大声喊道。

下一刻所有将士单膝跪地,高声大呼,“参见始皇帝,始皇帝万年!”

震耳欲聋地吼声响彻整个校场,天地似是都为之颤动。

嬴政环顾一周,只待将士们平静下来后,嬴政这才开口:

“天下纷乱八百年,七国争雄有两百年,年年征,年年战,片刻不得喘息,七国间,无数鲜血融入这片大地,无数英魂魂归天地,七国的存在,是战乱的源头,所以寡人灭六国。”

“天下人说朕残暴,灭了六国,死伤无数,是不义之战,说我秦人虎狼,嗜杀成性;他们却不想想从周室衰微开始到现在,这个天下乱了八百年,七国的战争打了两百年,而朕,只打了十年。”

“七国不休的战争死近两百万,而朕灭六国死伤不足三成,但朕终结了这乱世,从此以后,天下再无战争。”

“这不止是朕之功,更是我秦国历代先王之功,是我秦国历代先民之功,更是尔等冲锋陷阵的将士之功,这是我大秦帝国的荣耀,是所有秦人的荣耀!”

“为始皇帝,为大秦,我等自当奋勇!”

校场上的大军再次高喝,气势轩昂。

嬴政缓缓抬起手,双目凝视一周,口中大声喝道:“既是功,是荣耀,就该获得他应该得到的,朕从不会亏待将士,我秦国也不会亏待任何有功之人,凡参与灭国之战所有士卒,皆爵升三级!”

听到嬴政的话,顿时所有将士沸腾,不过军法在头顶悬着,所有人能强忍欢喜,只能用吼声表达,“始皇帝万年!大秦万年!”

随后嬴政走上马车,开始一一审阅诸军。

所有被审阅的军队,在嬴政的马车来到时,都一个个挺胸抬头,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露出来。

这一阅便是近两个时辰才结束,到了下午。

而这只是骊山校场的五万大军。

而秦国,有百万披甲之士。

同样秦军的威武,让一些并未深入接触过的各地百姓都看的心惊胆颤。

随后,嬴政又开始授勋仪式。

不过这一次除了银章及以上,其他人都不用嬴政亲自颁发,而是由嬴政派遣亲信到各地军中以皇帝名义授勋。

“如此强盛威猛之军,怪不得秦王能统一天下!”

“如此强盛之军,天下谁人敢敌?”

这一此阅兵,不知打消了多少心有不忿、有异心之人。

秦军之威,让人一面对那黑漆漆的大军,便心惊胆颤,丧失对抗的勇气。

“这还只是驻扎咸阳的军队,秦国可是有百万大军啊!”

一想到要灭队百万这样的猛士,便让人感到绝望。

更何况,现在六国以前的军队,除了韩国的军队被收编,以及经过少则三五年,多则十年的劳动改造被释放外,其他五国近百万士卒都成为俘虏。

嬴政并未效仿昔日昭襄王杀俘,一劳永逸,而是将这些人都留了下来,成为劳工服役,只不过具体细则还没有定。

但是山东六国所有的兵器都已被秦国收缴。

除了农器以及菜刀之类的用具,其他的长戈、剑、弩、弓等等全数被运往咸阳。

可以说是收尽天下之兵。

因此即便想要造反,一时也难以凑到足够的兵械。

而且他们也丧失了造反的根基。

楚国多年内乱,楚人打楚人,自己便割裂了,而且楚人也丧失了对楚国勋贵的忠心与信仰,甚至对于自己的身份都不认同。

其他几国虽然并非如楚国这般凄惨,但是也历经战乱,好不容易有了平静、安定的生活,自然也不愿打破。

战国两百年,七国来来回回相互征伐,城头旗帜今日魏国,明日秦国,后日赵国,变幻不停。

其实大家都很迷茫。

现在秦国一统天下,再也不用换旗帜,换身份,只要有吃有喝,能够生存,没人会造反。

想要造反的永远都是失去了利益、特权的人。

他们找到机会,会拉扯一帮有野心的人,然后编制一个谎言,编制一个让人恐惧,让人以为会死的谎言,使得听信了谎言的人,害怕死亡的人,追随他们造反。

实际上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自己其实被骗了。

比如秦法之中,运送物资是有规定时限的,如果逾期未至,也只是罚款,严重者削官吏之爵,如果是因天气等因素而延期,也会宽宥一段时间,延长时间让你送达,并无死刑一说。

而且惩罚也只是针对接受任务的官吏,而非参加劳役的普通黔首。

当然秦法条文翻覆,普通黔首不识字,自然很容易被蒙骗,煽动。

因此嬴政在军中开设学堂,让参加兵役之士卒识字,同时了解秦法,几百年无法记住所有法律,但也要知道关系到自己的一些律令。

当然,这只是第一步,后面嬴政还会让人宣扬,让普通黔首也都知道秦法条款,只不过这要等过段时间才能安排。

现在刚刚完成一统,阅兵之后,还需要忙碌一阵,才能将所有事情彻底理清,然后商讨秦国未来的方向,定下方针。

待嬴政回到王宫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下来。

嬴政用过膳之后,便继续思考着两天后的朝会要商议的内容。

直到惊鲵来到。

如今嬴言也已经五六岁,惊鲵也开始传授嬴言功夫,因此不再粘人。

“大王,这么晚了该休息了。”

惊鲵相比从前,显得更加的温婉,再无丝毫锋芒,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寻常女子,丝毫让人想不到她曾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刺客,是秦王的贴身护卫。

见到惊鲵,嬴政伸手将人拉入怀中,“言儿睡了吗?”

“已经睡了,不然臣妾也无法来见大王啊!”

惊鲵话语有些幽怨,因为嬴言这个调皮的女儿,她可是再也无法向从前一样与嬴政形影不离。

虽然自己成为了夫人,但惊鲵觉得还不如向从前一样做个护卫。

至少那个时候可以与嬴政天天在一起,天天见到嬴政。

嬴政自是猜透了惊鲵的小心思,伸手捏了捏惊鲵挺翘的鼻尖,“夫人教导言儿辛苦了,寡人今晚便好好犒劳夫人,必喂饱夫人。”

嬴政缓缓将怀中的少妇放倒,惊鲵脸颊微红,目露春情。

丰润的唇瓣格外诱人。

不久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