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8章 叹为观止

脑中快的想着这些,暗地里,朱正奇暗自倒吸了一口凉气,对眼前这个比他孙子朱晴空还要年有了几岁的青年,不再敢有丝毫的轻视与低睨!

陈六合太狂,但陈六合的确有狂傲的资本!陈六合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身位与高度!

朱正奇稳定了心神,凝视陈六合,声音渐冷:“合作?陈六合,你太自以为是了!你跟我谈合作?你现在就是狂风中的一片枯叶,飘摇到随时会沉入泥中!我不认为你有什么资格枯叶跟我朱家合作!”

“如果这就是你今晚想要跟我说的,这就是你来见我的目的!”

朱正奇对着陈六合凝声说道:“我想,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陈六合的脸上收起了那份淡然,双眉微微蹙了起来,犹如两把锋利的利剑一般斜竖而起,他双目有神,跟朱正奇对视着。

“朱老,你确定现在就要送客吗?”陈六合说道:“凡事都要适可而止,这话用在谁的身上都不为过!如果我今晚离开了,你再想请我来,可就要用八抬大轿了。”

结察球不仇最独酷接太学秘

“放肆!陈六合,你未免也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一些!我朱正奇沉沉浮浮了大半辈子,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就凭你一个小赤佬也能这样跟我说话?”

朱正奇仿佛已经怒,脸上怒容乍现,声音厚重的斥责陈六合。

陈六合轻轻摇了摇头:“跟老狐狸在一起对话,当真是费心劳神!非得压人一头才能心满意足吗?”

“我承认,在谈判的学问当中,气势强的一方的确能占得先机取得优势!”

陈六合轻声说道:“但朱老,凡事都过犹不及啊!强行扭转,可能会出现崩盘是事故。”

不给朱正奇说话的机会,陈六合指了指自己的双足,道:“我今晚要是就这样从这里走出去了!我保证,对你对整个朱家都不见得是件好事!”

“你们虽然可以一如既往的事不关己隔岸观火了!但你们朱家难道要永远龟缩在中海吗?江浙和京南这两块肥肉不打算要了?”

陈六合不温不火的说道:“即便是在中海,也不保险啊,没人可以把我陈六合看扁的!你就知道我一定不能在这块土地上风云化龙?一旦我成龙,你们朱家也有危险啊!”

敌恨术科远最鬼方接学最诺

敌恨术科远最鬼方接学最诺陈六合轻轻摇了摇头:“跟老狐狸在一起对话,当真是费心劳神!非得压人一头才能心满意足吗?”

朱正奇的脸色难看,眯起一双老眼,死死盯着陈六合:“陈六合,你威胁我?你以为江浙和京南,当真是你说了算?我朱家在两地经营数十年时间,会怕了你吗?”

“这点我还真可以保证,我要让你们害怕,你们就一定要害怕!”

陈六合语气肯定的说道:“我说让朱家的产业在江浙和京南受到致命打击,你们就一定要滚出这两块土地!不信你可以试试,如果这个周期过一个月,我陈六合跪到你朱家的门前来给你磕头陪罪!”

一袭霸气恢弘的话,简直震得朱正奇都满心的惊涛骇浪,神情也是惊疑难定。

艘学察科科克鬼方接诺学结

同时也能证明,陈六合到底是多么自负的一个人,他在京南和江浙,到底拥有着多么恐怖的能量!出了中海,他说不把朱家放眼里,就不把朱家放眼里!

艘学察科科克鬼方接诺学结陈六合轻声说道:“但朱老,凡事都过犹不及啊!强行扭转,可能会出现崩盘是事故。”

朱正奇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这么事态的表情了。

敌学察地不最情方所地方故

“陈六合,你这样跟我对话,如此咄咄逼人,就不怕我朱家帮着黄家来把你赶尽杀绝吗?”

朱正奇对着陈六合说道:“得罪了我,你以为能够很轻松?我朱正奇经营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人敢这样跟我说话!”

陈六合轻叹一声说道:“朱老,现在咄咄逼人的是你,可不是我!”

“如果这真能让你做出一个不理智的站位和选择,我也无话可说!但你们想把我击垮,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我身后还有一个杜月妃呢,你当那条竹叶青是死人吗?”

结恨察科科克独方战独通孤

陈六合气定神闲的说道:“我跟她,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退一万步来说,即便我败北中海,我还可以退到江浙和京南,你朱家要付出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我陈六合明的跟你们玩不过,玩黑的,你们总不是我对手了吧?”陈六合问道。

整个花园内的气氛,仿佛在这一刻,都变得无比沉重了起来,出现了短暂的诡异的寂静,寂静到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那种剑拔弩张的氛围,在空气中蔓延,一老一小两人四目相对,似乎谁也不愿退让。

半响后,还是朱正奇率先开口,他道:“年轻人,你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难怪你能在京城造成那么大的轰动!你当真是一个异类啊!”

陈六合洒然一笑,道:“朱老,我还是那句话,今晚,咱们没有谁求谁,就是站在平等的高度谈合作!所以也没有谁压谁一头之说。”

孙球球地仇封方方接指恨技

朱正奇脸上的怒容在瞬间似乎就尽数收敛了起来,这种情绪上的控制,不得不让人惊叹。

“可我怎么感觉,你一直都不太友好呢?”朱正奇说道。

“那是因为朱老想要的太多了!可不要欺负老实人!我这个做晚辈的,可是诚意十足,您这个做长辈的,多多少少也要表示一点善意吧?”陈六合变脸的度同样快得惊人。

朱正奇说道:“你在这个节骨眼上在跟我谈合作,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善意啊。”

“事实可不是这样,不然凭朱老的智慧,绝不可能给我见面的机会。”

陈六合胸有成足的说道:“先,第一点,我在这个看似处境不佳的节骨眼上,主动找到了朱老,是在为我自己争取一个机会,同样也是在给朱家一个机会!”

听到这种说法,朱正奇倒没急躁,挑了挑眉头道:“怎么说?”

“很简单,这个世上,雪中送炭的买卖永远要比锦上添花的买卖来得更具有利益和回报!”

后球学仇地星情酷所技秘由

陈六合对朱正奇说道:“也还有在我境况不好的时候,才能显现出朱家对我的重要性!你们在这个时候入局,无疑会让我铭记于心感恩戴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