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 103 章

把首饰兑换成能够使用的资金并没有耗费他们多长时间。

这里的街道空旷充斥着高度科技发展的痕迹,巨大的荧光广告牌在大厦上滚动,半空中被投影成立体的画面闪烁着指示标。

千岛言目光打量四周,费奥多尔低头点着手里的终端机,前者回过头看了一眼对方,像是无奈般伸出手把对方往他这个方向拉了一下,成功避免了费奥多尔撞上路灯的命运。

“要去逛逛吗?”千岛言伸出手挡在对方与终端机屏幕之间,另一只手指向旁边的服装店。

“好。”

费奥多尔温和的态度仿佛无论对方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点头答应一样,如果他并不是头也不抬的回复就更好了。

“你看上去真敷衍。”千岛言嘴上这样说着,但是却并未露出什么不满的神色。

服装店里人并不是很多,这或许有工作日的原因在里面,他委婉拒绝了导购员小姐热情的推销陪同,拉着费奥多尔直接往秋装那边去。

千岛言松开手,把对方放在一边开始为挑选衣服,“毛绒衫怎么样?”

“好。”费奥多尔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终端机上,直接果断地应了一声。

千岛言把拿起来的灰褐色毛绒衫提在手里,看了一会儿对方沉浸在终端机里的模样,继续问道:“围巾?”

“好。”费奥多尔伸出食指抵在唇下,看起来像是遇见了什么困扰,轻轻啃咬着指尖的同时不忘回答对方。

“针织开衫外套?”

“好。”

“连衣裙?”

“好……”

费奥多尔后知后觉的回过神,他缓缓抬起头看向似笑非笑的千岛言,后者手里已经抱着了一堆深色衣物。

对方喜欢浅色调,那么这堆深色衣物大概率是千岛言为自己挑选的。

“好?”千岛言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声对方说出来的话,空出了一只手往旁边夏季区挑出了一件细纱连衣裙,他对上费奥多尔的视线,脸上带着故作不解但却努力表示仍旧支持的神色,“你放心费佳,我不会把你的癖好说出去的。”

“等等,千岛……”费奥多尔有些苦恼地揉了揉后颈,长时间维持着低头和注意力集中让他颈椎有些酸,“你知道的,在我注意力高度集中在某一点时,也是会像普通人一样没办法去分心的。”

委婉的暗示了对方他并没有这种癖好。

“诶——”千岛言看起来不满地拉长音调,明知故问地指责道:“难道说费佳跟我在一起的同时,还在跟其他人交流吗?”

“算不上交流,或许只是简单的试探。”费奥多尔眉头微皱,提议道:“一会儿去买电脑吗?”

“我以为比起电子产品你会更注重保暖……?”千岛言有些不解地歪了歪脑袋,见对方已经熄灭了终端机的屏幕,他把手里的衣服塞在了对方怀里,“去试试看。”

费奥多尔没有异议,他抱着衣服进了试衣间,终端机被放置在座位上,千岛言拿起终端机,点亮屏幕发现所有的网络和信息都被费奥多尔强行切断冻结,看起来在跟那位“对手”交锋时落入了下风。

耳边穿来试衣间门被打开的声音,千岛言抬起头扫了一眼对方。

费奥多尔身形高挑偏瘦,深色的衣服承托他苍白的皮肤显得有种病态美,他下巴埋在灰黑色格子的围巾里,那双看似空洞荒芜实则深邃神秘的紫罗兰色眼眸成为了他身上最为瞩目的色彩。

“看起来还不错。”千岛言微微颔首,进一步询问道:“保暖吗?”

费奥多尔慢吞吞地抬起手,看了一眼身上的毛绒衫以及针织开衫外套,老实说这身在处于这个地理位置的日本,当做冬装穿都不会有太大问题。

“没问题。”

千岛言撑着下巴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总觉得哪里违和,最终视线停留在费奥多尔头上仍旧带着的雪白帽子上。

“帽子……”千岛言试图想让对方摘下一直形影不离的帽子,“费佳,你不觉得这顶帽子有些突兀吗?”

“可是摘了的话会冷。”

果不其然,这句话一说出来就得到了对方委婉的拒绝,千岛言比较喜欢纯色搭配,他沉吟了一会儿。

“换一顶怎么样?”

“会不习惯。”费奥多尔表情看似温和却从言语上明确的表示没有任何可以让步的可能性。

千岛言看出了这一点,也并没有强求,他轻轻应了一声,“好吧,那就这一身?”

“好。”

费奥多尔走到对方身边,后者会意的把手中终端机递给他。

千岛言像是随口般说道:“你好像落于下风哦。”

“唔……目前看来确实是这样呢……”费奥多尔手指将屏幕划起,生成了立体影像,只不过反应慢的变成一帧一帧的变换。

千岛言没能第一时间弄清楚对方的意思,他下意识看向对方,对上了那双漂亮的紫罗兰色眼眸,里面明晃晃的展示着幽怨的神色,他明白了——对方这是在埋怨设备不够好,才会导致落下风。一抹绿色的电流蹿过费奥多尔手中的终端机,上面所有的数据像是受到什么催化般开始剧烈滚动瓦解了刚设下的防火墙,他再次切断了终端机接上的所有网络,“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公平竞争精神。”

“你也没有。”千岛言散漫的嗓音打断了对方的思绪,暗暗指责对方当初的所作所为。

“唔……”费奥多尔含糊不清回应了一声,注意力重新倾斜在手中的终端机上。

千岛言见状没再去故意打扰对方,转而逛起了服装店去为自己挑选衣物。

费奥多尔目光注视着被屏幕上刹那间流窜的绿光,那抹绿色迅速占领了所有屏幕,但很快一点幽幽的紫开始逐渐扩散,将侵占屏幕的绿色全部驱逐,终端机乱码的数据重新排列整齐,他轻轻啃咬着指尖,自言自语般,“他的能力……更像是操控网络,高科技的催化吗……原来如此……”

千岛言已经买好了两人的换洗衣物,见对方仍旧坐在原地,又看向对方手中的终端机,终端机上之前时不时闪过的绿色电流已经消失。

费奥多尔也恰好看向对方,“都买好了?”

“嗯。”

两人结完账直接进了对面的卖电子产品的商场,费奥多尔似乎对于这种电子产品有着情有独钟的喜好,吹毛求疵的程度让原本想要坑对方一把的导购员都有些招架不住,两个人在商场里花的时间比在服装店的时间多上几倍。

等他们买好所有东西出来时,天已经快黑了。

费奥多尔带着千岛言去了他之前用终端机早已联系好的房东那里,整个过程顺利无比,两人几乎没费多少时间就租下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屋子。

原本千岛言是想租更大一点的房子,但买完费奥多尔想要的电脑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部件时,口袋里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

他看着背对着他坐在桌前组装电脑的费奥多尔,一边吹头发一边指责道:“费佳,今天一天的时间可给了三分之二给你哦。”

听见这句话,组装好电脑坐在桌前的费奥多尔动作微顿,他侧过头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看不出表情的金发青年,嗓音轻柔,“可是……这不是千岛自愿的吗?”

“你的意思是,是想让我不要顾及你的情绪而粗暴的对待你?”千岛言仿佛理解了什么,他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不,我并没有这个意思。”费奥多尔轻轻叹了口气,十指敲击着键盘,不是常用的那款导致手感生疏有些不太适应。

千岛言感觉吹的差不多关上了吹风机,他倒在床上卷起被子裹住自己,声音听起来夹杂着困意,“这里不是我们那个世界,你没必要如此上心,毕竟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这个世界排斥出去。”

“我知道,所以只是简单的了解一下。”

话虽如此,但千岛言知道以费奥多尔的性格,不把之前在绿之王那里吃的亏找回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他困倦地打了一个哈欠,异能力的消失虽然会让他感到隐约的不安和不适应,不过耳边的寂静还是要珍惜的。

费奥多尔背后仿佛长了眼睛,“千岛困了的话可以熄灯,我不用开灯也可以。”

“这一点我还是记得的。”千岛言声音有些模糊不清,但并不妨碍对方理解他的意思。

他们都清楚千岛言的记忆力并不是很好,因此在相处时总会有一些习以为常又不引人注目的细节会在某个时候被忘记,每到这种时候费奥多尔也会不厌其烦的去提醒对方。

伴随灯光的熄灭,房间里重归寂静,千岛言耳边敲击键盘的声音节奏不紧不慢,意外的具有催眠效果。

恍惚中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仿佛几曾何时也曾有过这种在寂静中响起的单调的敲击声,如果从他异能的负荷时间来判断的话,那么究竟是在他未能想起全貌的badend结局的某个时间点,还是在他很早以前尚且年幼时呆过的西伯利亚?

这个答案未曾得到记忆的清晰回答,千岛言的意识率先被绵延困意俘获陷入了深层的睡眠。

作者有话要说:唔呃,抱歉高估了自己的手速,还有一更挪到明天。

不过——漫画的福地传终于结束了,陀思,他!出狱了!

我直接狂喜!!

整个什么庆祝一下呢?要抽奖还是要加更?

虽然但是,感觉好像我还有好多加更没更完,全部补上似乎都能完结了(老鸽子精了.jpg)

·

感谢在2021-10-0218:44:09~2021-10-0519:19: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陌路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螽斯、墨10瓶;mico欣宝5瓶;琼岚烟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