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章 “你们知道什么叫打地鼠吗?”

清河县内,大雨过后。

“不好啦!大事不好啦!”

各大街道上都有人在奔走相告:“梁山跑啦!连夜扛着营寨跑的!一场大雨下完,他们人都没了!”

“什么?!”

听了这话,整个清河县内的百姓们全部都惊呆了!

梁山跑了?!

连夜扛着营寨跑的?!

他们怎么可以跑啊!咱们一共才抢了五千多人的装备,他们就跑了?!

所以也就是说,咱们没的抢了?!

霎时间,无数的百姓们从清河县内跑了出来,跑到南面的那一片平原上。

果然,别说梁山的营寨了。

就连草都没剩一根,他们原先安营扎寨的地方现在就剩下当初做陷阱的时候挖的那些坑了!

“都快找找,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剩下的东西!”

无数人都在呼天抢地的一一这还没抢过瘾呢,他们怎么就走了呢?

恐家书院内。

“师尊,不好了!”

郭思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进门便说道:“梁山人都跑了!乘着大雨连夜跑的!我派人在周围都看过了,确实是跑了!”

郑恐:“……”

“这个吴用,走的倒是干脆,”郑恐就感觉一阵头疼。

本来按照他的计划,梁山这一次可是足足来了两万来人,应该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磨掉的。

毕竟清河县内人口有限,这些梁山的士兵抓回来就算铺个路也行啊!

结果他们居然就这么走了!

走了!

那还去哪抓人去?

“唉,”郑恐长长叹了口气:“罢了,这一次咱们抓的人虽然是少了点,不过好歹剩下八百多匹战马。有这些战马也勉强还算说的过去吧,

毕竟要是买的话得好多钱……”

众人:“……”

郑恐长身而起,看着在场的各位将领:“好了,与梁山的战斗暂时高一段落,统计一下这一战的收获吧。”

众位将领当即正襟危坐,开始汇报目前的收获。

厉天闰道:“目前收获战马862匹,我又去别处收了一些,不多,勉强凑够了九百之数。”

郑恐点头:“恩,不错。”

王寅起身汇报:“抓的梁山俘虏一共有1824名,目前正在由卢将军他们做思想工作,估计大部分都可以转化为咱们的士兵。”

郑恐当即问道:“大部分?”

王寅点头道:“是的,这些梁山出身的士兵有不少是宋江的死忠,不是那么好劝降。”

“恩,”郑恐顿时摸了摸下巴:“不那么好劝降么?一会某去看看。继续吧。”

刘田道:“启禀主公,各式各样的武器装备抢了5800套,目前我们已经通过粮食等物资置换回来三千套。剩下的留在百姓们自己手中,他们说手中有武器将来再抢也简单些。”

一听这话在场众位将领顿时大乐。

这群暴民,叫主公给训练的居然喜欢上打仗了……

不过也不怪他们,那一個个的都感悟到天地灵气,浑身力量爆炸精力充沛,抢起战场上的那些士兵来简直就跟吃饭喝水似的。

这钱可比做买卖快多了……

“这个可以,”郑恐想了想,之后道:“既然如此,你们兄弟几人负责征兵吧。这一次梁山退走,肯定不可能就这么罢休,我估计大战还在后面。”

刘田赶紧点头:“明白!”

坐在一旁的张成礼微笑着汇报道:“这一次粮食我们也抢了不少,有两千石。这些粮食足够四五千人吃上一个多月了。加上之前我们存的,

粮草短期内没有任何问题。”

宋代一市斤是640克,一石合宋斤。

因此一石大米换算成现代重量是59200克,即公斤。

两千担接近120000公斤,120吨。

按照每人每天半斤米来计算,五千人一个月就是75000公斤,这一次的12万公斤加上之前屯的三千石18万公斤,一共三十万公斤,足够这些士兵吃四个月。所以张成礼说短期内没有任何问题,那是真的没有任何问题。

他还是很稳的。

“粮草没有问题就好。”郑恐点了点头。

目前这一战的收获可谓是巨大,最主要的就是兵器马匹和粮草。

说实话郑恐也没想到能从梁山身上薅下来这么多的羊毛。

就是他们走的太快了点,有点可惜。

不过倒也无所谓吧,现在走了不代表以后不会来,后面跟梁山打交道的机会还很多。

倒是有一点得注意,就是下手一定要快!

不然宋江吴用这俩人跑的有点太快……

当然,打仗无论怎么说都是会死人的,这一次与梁山的战斗大约死了二十来人,包括书院的两名学生。

郑恐安排张成礼好生做好抚恤工作。

“好了,”郑恐起身道:“王寅,带我去看看那些梁山的战俘吧。某倒是要看看,都谁不想归顺咱们。”

羁押梁山战俘的地方是在清河县城北的一处军营之中。

此时梁山转投郑恐的几位头领都在。

在他们身后是已经投降一千六百多梁山士兵。

这一千六百多士兵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剩下那两百多就比较难搞,他们都很有点打算英勇就义的意思。

看到郑恐过来,卢俊义带着梁山众头领急忙抱拳行礼:“主公。”

“恩。”

郑恐负着手走过来,道:“据说有两百多人不愿投降?”

卢俊义叹了口气,道:“正是。这些人之前都是梁山好汉,被俘虏的时候也是力战不降的那些。如今抓回来之后虽然我等好言相劝,可是他们却认定了宋江为首领,我们说什么都不听。”

“倒是有些骨气,”郑恐想了想,之后问道:“这些人里面有带头的吗?”

卢俊义道:“有的。他们中有一人,名叫李五,此人性情刚烈,我与几位兄弟劝了好些时候,他连句话都不说。”

郑恐道:“带我去看看吧。”

当即卢俊义便带着郑恐到了这关押两百人的地方。

此时,梁山的这两百多人看着郑恐的眼神之中充满敌视。

郑恐问道:“哪位是何成啊?”

很快,人群中走出一个一身肌肉的猛男,道:“我便是。你就是郑恐?”

“恩,是我。”郑恐点了点头,道:“听说你们拼死不降?”

何成道:“那是自然!我们跟了宋江哥哥,生是梁山的人,死是梁山的死人!想让我们投降,做梦!”

是不是做梦郑恐是不知道的。

不过想要劝服这些人其实是不难的。

他直接吩咐周围的人:“来人,先挖点坑,把这些人埋进去再说。”

众人:“!!!”

很快大坑挖好,这些不肯投降的人全部都被种了进去。

一个个的只有脑袋留在地面上,一脸恐惧的看着郑恐。

郑恐负着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笑道:“你们知道什么叫打地鼠吗?”

李五一脸懵逼的摇头:“不知道……”

郑恐冲站在一旁的赵福金招了招手,道:“娘子,他们不知道什么叫打地鼠,来让他们见识见识。”

“来了。”赵福金抗着她那三百多斤的大锤,站到李五等人面前。

“我的这大锤重三百斤,”赵福金道:“呆会我会蒙上眼睛,然后用大锤砸你们的头。砸歪了,你们活,放你们走。砸正了,脑袋就没了,

砸稀碎。见过砸西瓜吧?就是那个场面。”

李五等人全部都吞了口口水。

不是吧?!

来真的?!

当时这帮人就吓尿了。

这要是脑袋被这三百斤的大锤砸到,那可真的是要被砸稀碎啊!

她说着就取来一个布条,蒙住眼睛系好:“我要准备开始了。”

她还没开始,那边李五直接一声大喊:“慢着!”

赵福金歪着头问:“怎么?”

李五惊悚道:“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赵福金继续蒙住眼睛:“晚了。”

李五顿时扯嗓子喊了起来:“我们投降!之前都是我们不好!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姑奶奶您就饶了我们吧!我们不想变西瓜!”

“没劲。”

赵福金嘟囔了一声,之后不屑的撇了撇嘴,冲郑恐道:“下次你直接弄些死囚来,不然简直浪费我感情。”

郑恐急忙点头:“哈哈哈,没问题,娘子辛苦了。”

自从上次与她一起去了邊境,回来後郑恐便一直喊他娘子。

赵福金也没拒绝。

心中还有点小欢喜。

我赵福金的相公,总得有这种能耐才行。

一般的软脚虾,怎么配的上我?

不得不说,长的帅的人到哪都吃的開。

郑恐笑呵呵的把李五从地里提出来,李五下半身湿漉漉的,这货刚才是真的吓尿了。

郑恐道:“服了?”

李五拼命点头:“服了,服了!”

郑恐问道:“哪里服了?”

李五道:“心服,口也服!”

郑恐道:“以后能安心当我的兵,上阵杀敌?”

李五一脸恐惧的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赵福金……

说真的,杀头他其实也没那么害怕,但是脑袋变西瓜,这个就是他的心理阴影了。拼命点头道:“能!一定能!以后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郑恐道:“不是宋江的?”

李五道:“他宋黑子何德何能让老子为他卖命?!等见了他,老子上去捅他几十个窟窿!”

周围围观的众人:“……”

这果然啊,还是仁义的力量才好使,光用嘴说,确实没啥用。

以后得记住。

接下来的时间,清河县内家家张灯结彩,鞭炮响了足足一天一夜,庆祝这一次的战斗胜利。

清河县城内,四道街,一栋民宅之中。

这里以前是一个姓张的农户的家,后来听说梁山要来便跑路了,赵福金反正不差钱,便干脆买下,然后与小荷住了进来。

赵福金跟郑恐等人忙完县城内的事情后,回到家里。

坐在书桌前,写毛笔字。

她写的是个“义”字。

自从来这清河县读了《恐子》之后,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义字。

把人头砸进胸腔的力量。

就非常适合她的这把大锤。

尤其是把人给埋进地里之后,用大锤来玩砸地鼠的游戏。

往往她都还没动手,就把对方给劝服了。

之前就是这样。

那李五还没等自己開始呢,就屈服了。

这就是她的人生之道。

嘴硬?

投降还是变西瓜,自己选一个。她正写着,开门声响,小荷急急匆匆的走了进来,一进屋便道:“公主,不好了!我刚才得到情报,出大事了,还是两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