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这位同学,我们能认识一下吗?

这一天,桐高到底是没去成。

林真的手腕才被抓住,他就感觉到李震白的体温过于高了。

刚才在台上不明显,人走到他面前了,林真才发现,李震白的脸色不太好,脸颊较之前明显消瘦了很多,本来就偏冷峻的脸部线条,现在看起来更加锋利并且苍白。

林真反手抓住对方的手,低声道:“跟我走……”

李震白眉毛微挑,倒是没什么异议,两人并肩往外走去。

林真问:“你车在停车场吗,司机和保镖呢?”

李震白隔了一秒才回答:“在停车场,司机和保镖……我不知道。”

林真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在他额头上摸了一下,小声说:“走不动了就靠在我身上,我们去停车场。”

往下运行的电梯里,李震白在电梯震动了一下往下降的时候,身体突然往后靠向电梯壁板,之后用手扶住了头部。

林真一直抓着他的胳膊,被他带得往后退了两步,急忙站直身体,侧身抱住他腰,安抚道:“你在发烧,撑住,我送你去医院。”

又是隔了几秒,李震白才给他回应:“我没事,我们去桐高。”

林真紧紧抱着他,使劲支撑着他沉重的身体,“你觉得你这样子,是要我找人用担架抬着你和我逛桐高吗?”

这次,林真等了一会,李震白却没给他回应。

与此同时,林真手臂一沉,再也抱不住对方,李震白直接滑倒在地上,背靠在电梯壁板上,彻底失去了意识。

林真怔了一下,脸色煞白,蹲下身捧住李震白的脸,瞳孔震颤着轻声叫他:“震白,震白……”

李震白却全无反应,林真感受到他脸颊的热度比刚才手心里的还高,林真眼眶一热,拿起电话,迅速拨打了一个号码:“喂,120吗,有人高烧昏厥,请尽快到星美大厦一层接病人。”

电梯到达了一层,林真抹了把眼眶,叫服务员帮忙把人抬出电梯,不想被人围观,他把人抬到一层休息室。

在等救护车的时间里,每一分钟都像一年,林真在成年后还从未如此慌乱过,在服务员的提醒下,才想起来要用冰袋先给李震白额头降温,以免烧出问题。

还有服务员拿了体温计过来,林真帮李震白塞进腋下,过了三分钟。

拿出来一看,水银升过了40度,竟然超过了41度,还有往上的趋势。

成人发烧很少有这样的高温,林真反复拿起电话又放下,他自以为还算镇定,但嗓音还在颤抖,问服务员:“还没来吗?”

服务员也跟着着急,“还没有……”

两人话音才落,就听见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

李震白被抬上了救护车,医生问哪位是家属,林真说:“我是他朋友。”

那医生看着林真的脸,愣了一下,又仔细看了眼躺着的病人,说:“情侣在紧急情况下可以算作家属,你上车吧!”

林真看了眼医生口袋里的手机,明白对方刚才应该在看新闻发布会的直播,点了点头:“好……”

在车上,随车医生对李震白进行了初步的检查,心跳和血压都正常,只是体温很高,医生不解地问林真:“他最近有过外伤吗?”

林真摇头:“没有……”

到了医院后,李震白被推进急诊室,而林真则只能留在门外等待。

过了大概有五六分钟,急诊医生从里面气急败坏地出来,“谁说他没有外伤的,家属进来看看!”

林真一怔,忙跟在医生身后进了急诊室,绕过一块白色布帘,林真看到趴卧在床上的李震白。

他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脱掉了,露出宽阔结实的后背,背部肌肉线条练得很漂亮。

可是背上的皮肤却是大片的斑斑驳驳,看起来很吓人,一条条的叠加,从背到腰,一直延伸到看不到的裤腰里面。

这些伤大部分都已经结咖,只是愈合程度看起来并不好,有些地方还能看到内里猩红的血肉。

从急诊室出来时,林真颤抖着手拨通了李正箫的电话。

“我是林真,你哥现在昏倒了,在人民医院,医生说如果解释不清楚他背上的伤,就要报警。”

电话那边,李正箫说:“我马上过去,那些伤是藤条抽打造成的,一共一百下,我计数,二叔动手抽的。”

林真的心一瞬间沉到了谷底,他已经意识到了原因,却还是开口沙哑地问道:“为什么?”

电话里沉默了一秒,才回答:“因为我哥他违反了家规,家规里本来规定是杖责一百,二叔给换成了藤条。”

“你不要怪我们,是我哥坚持要这样的。”

电话挂断了,林真站在走廊上,久久都陷入在沉思里无法自拔。

直到医生又出来跟家属说明情况。

“基本的检查已经做过了,外伤感染是高烧昏厥的主要原因,还有他最近肯定经常熬夜,过于疲劳了,身体免疫力下降,所以才一发不可收拾。”

“我先简单处理一下外伤,再给他输液退烧,具体后续怎么安排看烧能不能退下来再说。”

外伤已经知道了原因,至于过度疲劳……在这么短的时间,说服家里接受这样的决定,做好后续安排,准备新闻发布会,这么多的事要做,李震白不可能不疲劳。

林真木然地点了点头,道:“好……”

医生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刚才还焦躁不已的病人家属,这会却看起来沉静了许多,不过这不关他事,交代完病情他就又进了急诊室。

十几分钟后,李正箫急匆匆赶到医院,他刚和林真碰面,林真就把手里所有单据塞到他手里,语速很快地交代了医生说过的话,然后道了声再见,连李正箫的反应都没管,更没等躺在急诊室里的李震白清醒过来,直接快步离开了医院,再没出现过。

……

半个月后,在一家港式茶餐厅里,林真和方为坐在餐厅一个小包间里,一人坐一边,边吃边聊。

这家餐厅是新开的,包间环境不错,向外的一侧是大幅的玻璃,直接对着外面繁华的街景。

“这次再去欧洲,下次回来就不一定什么时候了吧?”林真问。

方为点头:“我和晖晖商量过了,等结婚后家就暂时安在那边,等我们父母年纪大了需要照顾了,我们再回国定居。”

林真看着他,目光里有些留恋,说:“我很怀念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

方为笑道:“别把自己说得那么老成,想和我们在一起还不简单,办个长期签证随时过去玩。”

林真摇头:“那不一样。”

两人之间静默了一会,方为给林真夹了一个水晶包,看着他小口小口地吃进去后,他才开口道:“你怎么了,最近看起来很不对劲。”

林真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垂了下去,在脸颊上投映出两片阴影。

方为扶了下额头,叹了口气,道:“我最受不了你这样子,看了就想去把欺负你的人痛打一顿。”

方为放下手,两手撑在餐桌上,大喇喇道:“说吧,谁欺负你了?”

林真摇头,“没人欺负我,我欺负别人了。”

方为张大嘴巴,“啊?”

林真说:“我把昏倒的李震白扔在医院,没等他醒过来,我就走了。”

“可是,为什么?”方为不解。

林真说:“那个时候,我突然很害怕。”

“怕什么呢?”方为越问越糊涂。

“他为这份感情背负得太多,我怕,他以后会后悔。”林真回答。

方为问:“那怎么办?你要放弃他吗?”

林真没说话。

方为「啧」了一声,“你想当渣男?”

林真抬眸看了他一眼,目光里隐含指责。

方为又叹了口气,“这样,你想象一下,如果李震白牵着别人的手,去桐高里面走,你会怎样?”

闻言,那一瞬间,林真先是一怔,继而迅速垂下眼皮,遮住眼中无法抑制的情绪。

方为盯着他看,“林真,你不是优柔寡断的人,这种想法本不该出现在你的脑海里,但你竟然这么想了,说明在你心里,还是对对方缺少信任感,他给你的安全感可能还不够。”

林真不吭声,方为沉吟着说:“或者,我们换一种思路,如果李震白将来真的后悔今天的付出了,指责一切都是因为你,并且想要离开你,你会怎么办?”

林真抬眸,目光炯炯有神:“我会半夜趁他睡着,在他头上浇一桶冰水,让他清醒一下,并且告诉他,当初是他自己做了这个决定,不要没担当地怪在我头上。然后,我会和他离婚,开始新生活。”

“啧……”方为摊开手,“所以,你还在担心什么?你需要做的,只是把冰块冻在冰箱里随时准备好,就ok了!”

林真怔了一下,之后神色渐渐由紧绷到放松,方为看着他笑了一声,指了指旁边的玻璃外,道:“吃得差不多了,咱们走吧,外面还有人在等你。”

林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露出惊愕、做梦般的神色。

隔着餐厅的大玻璃窗,林真看见对街站着一个男人,这里离桐高不远,来来往往的好多是穿校服的学生。

这人没穿校服,他身高比其他人都要高一些,身材修长,腿尤其长,他上身穿一件款式简单的白衬衫,下半身是亚麻色长裤,脚上穿着浅棕色鹿皮乐福鞋,手腕上戴着一只棕色皮带手表,距离太远了看不清牌子,这只手里拿着一个同色系笔记本,本皮上插着支黑色钢笔。

这是林真在桐高初遇李震白时,对方的装扮。

今天的他,和那时穿着打扮乃至发型都一模一样,他的身材本来比当时更强壮了一些,只是最近他刚生了场病,整个人都清瘦了,倒是看起来和当时变化不大了。

脸比当时要成熟,但也更锋利而俊美,气质也明显更沉稳了。

李震白似乎没注意到对面的餐厅里有人看他似的,在街边站了一会,就转身悠闲地慢步往桐高那边走去。

林真怔了一下,听见对面方为急道:“你还不快去,外面阳光虽然好,可今天最高温才零上三度,他可是没穿外套和棉服。”

林真倏地回过神来,站起身,方为匆匆给他拿外套递钱包,两人结完账走到门外时,一股冷风吹过来,林真清醒了,他回头看跟在身后的方为。

“你们两一起策划好的?”

方为笑着点头:“林真,我很了解你,这辈子你必然要和他一起的,他不愿意的话,你绑着也会让他离不开你,更别说他现在疯狂地爱着你。”

林真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对街,穿着白衬衫的男人走走停停,尽管一直都没回头看过来,但那样子怎么看都是在刻意等人。

方为在他背后轻轻推了一把,“最近天气都很阴沉,今天是难得的好天,去吧,别浪费好时光!”

林真就顺着这股很轻的力道,一路沿着这侧街道,往前方而去。

隔着一条街,李震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没再在路上停留,而是径直向桐高大门而去。

林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隔着街道一路紧紧跟随。

直到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桐高大门,看见熟悉的教学楼和景物时,旧时的回忆一幕幕穿梭在脑海里,与眼前的现实结合。

直到走到桐高食堂前,林真停住了脚步,看着穿着白衬衫的男人一步步迈上台阶,然后站在食堂门前,他的站姿、面向的角度都与林真记忆里的完全相同。

李震白站在台阶上,却还是不看林真,而是盯着空中一个虚空的点,像是在听旁边某个肉眼看不见的幻影说话似的。

林真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他转身走向食堂斜对面的马场,坐到旁边的长椅上。

隔了这么多年,马场已经被改造为足球场,正有一群穿着运动服的男孩子在里面踢球,不时传出充满朝气的呼喊声。

斜对面,食堂门口,李震白站得笔直,像一棵大树,他冲着某个方位客气而疏离地笑了笑。

恰在此时,一阵风吹过,在一月寒冷的天气里,这阵来自西北的冷风,吹过了校园外一眼望不到头的已经被收割到只剩麦茬的麦地。

这阵风又吹过了校园周围的栅栏,从那些斑斑驳驳的奶白色的铁栏杆中间的缝隙穿透进来。

穿过栏杆后,破碎的风又汇聚为一体,拂过学校内的一砖一瓦,摩擦过学生们的棉衣衣摆和裤脚,吹得光秃秃的树枝都在哗哗响以后,它们终于用尽了力气,在完全消散前,用最后的力量,轻轻地、柔柔地、调皮地撩起了食堂门口那身材修长男人的额发。

那男人眨了眨眼,冷风彻底逝去,他垂下眼皮,睫毛在眼下留下阴影,表情一瞬间就像是黯然。

林真怔怔地看着这一幕,一切都与他的初次心动相似,却又不那么相同,可这并不影响他的心脏在此时跳得飞快。

站在食堂门口的李震白,浓密的睫毛颤了颤,他抬起了眸子。终于,看向了足球场这边长椅上的人。

林真站起身,隔着校园内部的街道,与他目光对视。

不久后,李震白迈开长腿,走下台阶,缓步走到林真面前,目光在他周身不算过分地打量一番过后,弯起嘴角露出个清浅又好看的笑容来。

李震白看着林真,薄唇微动,对他说:“我是桐高已经毕业的学长,名字叫李震白,这位同学,我们能认识一下吗?”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