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她转身正要关门,却在门把还未稍上,忽地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她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看到踹门进来的是通朝的一位武将,亦是曾经她爹爹的得意门生。

她怒声质问

“什么事,这样无礼?”

那武将踹门时,应该是没有想到门口竟然就站着兮妃娘娘,所以倒也往后退了一步,恭敬站在一米开外,朝六兮拜一拜

“兮妃娘娘,末将得罪了。”

拜完,忽地朝前,在六兮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他已擒住了她,使她动弹不得。

“放肆,放开我。”

“娘娘,您先忍一下。”那武将已把六兮捆绑住,带到他骑来的马上。

“你想造反吗?快放开我。”六兮不敢多说别的,这个武将绑了她是谁指使的?他是敌还是友?她无从知晓。

但那武将完全不听六兮说一句话,固定好六兮的身体之后,他亦是一脚跨上马飞驰而走。

六兮整个人被绑着,横跨在马背上,马骑的飞快,六兮被颠簸的头鸣耳聋,胃部反胃,只觉得晚间吃的东西都快要被颠簸的全数吐了出来。

“停….”

随着那武将大喝一声,拉住了缰绳,那马昂天长啸之后,被猛地拉住,停了下来。

还好停下了,否则六兮觉得自己快要胃抽筋与脑震荡了。

“娘娘,对不住了。”

那武将扶她下来,但依然没有给她松绑,拽着绑她的身子往前走。六兮这才发现,武将带她来的地方是军营。

看来是寅肃派这武将来带她过来。可把她五花大绑是为了何事?

她心中忐忑,想不出寅肃如此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人还处在恍惚的状态,已被武将带到了最前面的一队人马处。为首的正是寅肃,他骑在马上,高高在上,六兮从底下往上望去,正好能看到月光倾泻在他的身上,日月光华也无法形容他此刻的样子。

他冷冷看着马下站着的六兮,没有开口说一句话。而刚才还有喧嚣的队伍,因六兮的到来,亦是死寂般的沉默。

这份肃静之中,寅肃的冷漠,五花大绑的六兮脑子忽地掠过一个念头,一个他为何绑了她来的念头。

这个念头在她脑海里成型,她不可思议的仰头看着马上的寅肃,看着他冰寒绝情的黑潭般的双眸,她的心一寸一寸的冷了下去,冷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地步。

果然,不过一刻后,那武将证实了她刚才闪过的念头。

只见那武将单膝跪地,朝寅肃一拜,说到

“皇上,经密探来报,兮妃娘娘确实与玄国有交往。前几日,末将已去中查街那药店调查过,原来这药店的掌柜竟是玄国人,而也有人遇见,那日娘娘买药出来后,与一玄国女子有过交谈。”

那武将的声音浑厚有力,在这肃静的地方,传递至每个人的耳膜,所有人都哗然,当朝娘娘,甄将军之女,竟私通敌国,罪无可恕。

寅肃依然只坐在马上,双眼凌厉问道

“你可认罪?”

这眼神,这冰凉的声音,无情的仿佛来自地狱。六兮的心犹如被碾压而过那般疼痛,他们之间竟变成这样,竟变成这样,夕日的所有恩爱,不过是浮云。